杭州市萧山区区域经济促进会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两家传统制造企业加速动能更新 新实体新在哪?

2017-06-28 14:10:37 杭州市萧山区区域经济促进会 阅读
  浙江在线6月28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祝梅)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心骨,在实体经济转型、产业升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占据重要地位。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时期,一些新经济、新业态的出现,为传统产业的生产、流通和经营模式带来了变化。这其中,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,在改造提升传统动能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。
 
  在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浙江,量大面广的中小型制造业企业,正借助“互联网+”的力量修复传统动能。文中的两个品牌面向不同的市场,却都以互联网为抓手,为制造业的变革开辟了新通路,也为新实体经济发展留下诸多启示。
 
  产品差异化
 
  市场网络化
 
  深夜10时到早上7时,打开手机淘宝下拉,就会进入一片神秘的空间——淘宝二楼。今年3月,这款主题为“夜操场”的深夜短视频栏目引爆了平台上一系列“中国质造”产品,悦味(Taste plus)便是其中之一。
 
  悦味是一个年轻的厨具品牌,创始人胡勇薪是个85后。在“夜操场”的7集短视频中,悦味第一个登场,片尾“猝不及防”的广告为悦味带来了巨大的流量。上线不到一小时,视频播放数就超过100万次,到次日中午,悦味主推的元木系列锅具的销量比近1个月以来的总销量翻了50多倍,相当于一晚上卖出了4年半的锅,这让仅有15人的团队忙到“脚朝天”。
 
  胡勇薪暗自分析,悦味能够被认可和引爆的优势在于:具备创新性,有产品附加值,并且在平台上具备识别性。这些优势源自扎扎实实的研究和创新,更源自自己对这个产业的深刻认知。
 
  1996年,胡勇薪的父亲在金华永康创办浙江省永康市中信材料有限公司。“最开始,我们家做的是铝材,也就是不粘锅的原材料。到2002年,面对上下游严重的三角债牵扯,我们开始自己做产品。”2004年底,胡勇薪从新西兰留学归来,接手老厂的外贸部。
 
  “那几年,公司保持着每年40%-50%左右的增长,然而好景不长。”胡勇薪说,2008年的金融危机过后,大批客户流失,为了规避风险,剩余客户也把大订单拆分成多个小订单。与此同时,当地涌现出一批同质化的制造企业,加剧了竞争。
 
  如此下去,不过是恶性循环罢了。那一年,胡勇薪在厂里组建起设计团队,聚焦产品设计,带领中信探索差异化的发展之路。这之后,他逐渐感受到单纯做制造在面对市场时的局限性,2015年,他创办悦味,开始另一种探索。
 
  相似的经历也发生在Frap身上。作为一个老资格的外贸品牌,Frap自2002年诞生伊始,就以卫浴品类面向俄罗斯市场。“选择这一细分品类,在于它的产品线相对稳定,没有明显的季节性周期,生命力强。”富瑞浦副总裁宣品安告诉记者,公司在传统外贸方面一直维持着稳健的成绩,直到2014年10月,俄罗斯爆发金融危机,Frap的销量掉了一半,营业额也近乎砍半。
 
  “人是有惰性的,要不是这次危机,我们可能也就满足于现状,不会去做这些变革了。”宣品安说,2016年初,富瑞浦寻找到代运营合作方,在国内1688平台开始了电商探索。“那会儿我们对电商平台还一无所知,代运营的好处是帮我们很快搭建起了框架,但后续的调整就显得不够快了。”他说,经过半年左右的试水,2016年下半年,富瑞浦自己组建电商团队,开始探索国际电商市场。
 
  这一回,富瑞浦选择了阿里巴巴旗下的外贸平台——速卖通。“速卖通的第一大出口国是俄罗斯,富瑞浦在俄罗斯市场的外贸经验正好派得上用场。”宣品安说,Frap的产品定位本就面向欧洲市场,还在莫斯科设有海外仓、销售团队和俄语客服。
 
  事实也证明了宣品安的判断。2016年9月,Frap在速卖通上线,双11当天,Frap接到600多个订单、销售额达2万余美金,此后,产品成交量逐月翻番,只用三个月,Frap便坐上了速卖通卫浴类目的第一把交椅。
 
  消费多元化
 
  创新国际化
 
  在胡勇薪看来,互联网带来的最大变化是:如果你的产品足够好,营销可以很“弱”。“互联网可以帮你省很多力,让你有更多精力专注于创新。”
 
  创新也被胡勇薪归结为悦味的第一基因。在设计领域,年轻的悦味团队已经获得了一系列荣誉。2016年,悦味元木系列摘得红点大奖、中国好设计优胜奖、中国设计红星奖、日本good design大奖,今年又陆续摘得iF大奖和中国设计智造大奖。
 
  设计巧匠,蕴含在产品的细节中。元木系列采用合金和榉木相结合的设计,出现在夜操场视频中的那口小奶锅,锅盖翻过来就是碗。这样的细节创新源自生活,胡勇薪不爱洗碗,一天深夜他煮了泡面,太太也要分一口,他就想,反正都得洗,为什么不能把锅盖变成碗呢?
 
  于是,元木系列的锅把拆卸不用再找螺丝刀,一枚硬币就能搞定;食品级硅胶包裹的玻璃锅盖更经摔,烹饪时还能凭借锅把立起来并确保汤汁回流……这些设计也与悦味的品牌定位紧密相关。“悦味定位的消费人群是80后、90后,他们对厨具的使用不那么频繁,也可能租住着单身公寓,因此,我们注重产品的多功能性、收纳性和易清洁性。”
 
  传统产业借助互联网就能一炮而红吗?对这个问题,胡勇薪认为:悦味选择互联网,不光是看中它的渠道作用,更因为,产品、品牌所要面对的消费者都在网上。今年5月,阿里巴巴集团发布2017财年财报。财报显示,中国零售平台年度活跃买家增至4.54亿,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高达5.07亿。这个全球最大的移动经济体,正为实体经济接续新动能。
 
  另一个数据是,整个2017财年,国际消费平台全球速卖通年度活跃买家达到6000万,目前在运营16种包括俄语、西班牙语、法语等语种在内的站点。
 
  回顾Frap的“上线史”,宣品安说,最开始,团队想当然地以为在线下热销的产品也会同样适用于线上,但他们发现,除了功能性产品可以做到线上线下通吃之外,款式常规、线下热卖的产品在线上反倒遇冷,倒是一些款式花俏、颜色新颖的产品在线上异军突起。
 
  “相对线下,Frap的线上消费群体集中在28到45岁,因此,很多新品在线上的反应速度更快。”宣品安打开店铺页面,一款水龙头可以360度旋转,另一款则提供了五个颜色的手柄,方便消费者替换。
 
  “线上和线下,一个很大的区别是,原先不是问题的问题,可能成为了问题。”宣品安说,国际物流运费成本高,这对产品的质量提出了很高要求,与此同时,海外消费者也不像他们预想的那样不爱咨询,除了加强品控把关,店铺陆续上线了安装视频等讲解内容,对每款产品的适用场景进行描述,并对产品的设计、包装进行更适合线上的改良。
 
  订单个性化
 
  品牌全球化
 
  杭州滨江,与宣品安的见面约在晚上八点半。彼时,他刚参加完国际卫浴展,从上海赶回。“总是要了解行业的风向,看看什么款式是趋势。”对这个年轻的电商团队来说,这时间,俄罗斯还是中午呢。
 
  在速卖通平台上,Frap的店铺在商品描述、客服、物流三个指标上的评分都是4.9——高于平均水平。在宣品安看来,除了国内外两个团队接续几乎只有6小时的客服空档之外,Frap的最大优势就在于物流。“我们的产品3到5天就能到达俄罗斯的一些大中城市,海外消费者更惊异的是居然可以接到客服的电话。”
 
  相对于线下市场少则3至4万美金、多则15至20万美金的日销售额,Frap的线上销售额占比并不算多。但在宣品安看来,多种渠道经营更有利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。“简单、大批量的订单未来会越来越难做,现在也有不少产品品牌是从线上起家的,我们必须看到这些趋势。”他说。
 
  除了对新品的灵敏反应,线上销售的差异化,也加速了富瑞浦莫斯科海外仓的货物流转。“通过海外仓发货,我们的物流成本至少降低至三分之一。”宣品安说,传统外贸时期,富瑞浦只做俄罗斯市场,而线上销售为产品打开了通路,目前,Frap已经销往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 
  这只是富瑞浦全球图景的开端。今年5月,菜鸟网络宣布其设在法国的海外仓正式开通运营,而Frap也成为该仓首批入驻的店铺商家。“我们希望借助这一海外仓布局,进一步拓展品牌在欧洲市场的优势。”宣品安透露,除此之外,富瑞浦也正在美洲市场拓展一个更高端的卫浴品牌Gappo。
 
  在中国,广东开平、福建南安和温州瑞安是卫浴行业的三大制造产地。这其中,Frap的工厂设在温州龙湾。“早些年,瑞安的制造主要是为国际贴牌。跨境电商带来的品质和附加值的升级,正让我们的工厂为此发生改变,这种改变还没有到影响整个行业的地步,但谁能说这不会是未来呢?”
 
  同样汲取传统外贸的经验,悦味通过传统外贸的中间商,建立起了依托互联网的全新供应商体系。“我们的产品原料来自全球各地,供应厂家则主要分布在广东、浙江等地。”胡勇薪说,在互联网时代,品牌一定要具备国际化视野,整合全球资源,悦味正在做的,是将原先老厂的客户变为卖方市场,自己来做客户。
 
  如今,胡勇薪的父亲仍旧专注于自己的不粘锅,中信材料也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铸铝不粘锅生产基地之一,有趣的是,父亲的厂如今也有不少源自互联网平台的订单。
 
  “创新肯定是对的,但制造业的创新必须与制造环节本身相匹配,因为创新的过程中,你的成本会上升,效率会下降,废品率也可能上升。”在他看来,相对于聘请大牌设计师做广度设计,找到适配人群,在设计上做深度才是出路。“就像我们的团队小而美一样,我们也不会盲目地去拓展更多品类,我希望我们的每一个SKU(库存量单位)都成为精品。”
 
  悦味的定位,是先扎根亚洲市场,再慢慢复制经验,设计适合西方市场的厨具。胡勇薪始终记得的,是2013年,他帮中信材料设计的锅具头一次捧回红点设计大奖。在7月飞去德国领奖之后,胡勇薪为当年10月的广交会做了一块巨大的广告牌。
 
  红点奖的吸引力不言自明,但这不是重点。“那一次感触最深的是,路过的外国人会问,这是你们自己做的产品吗?你确定不是帮国外某品牌做贴牌生产吗?”他问自己,为什么德国和日本产品可以是品质的象征,中国制造凭什么就不行呢?
来源:浙江在线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 ©2008-2019 www.metinfo.cn